導讀

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中,超過95%的案件系因承租人欠租而引發,看似融資租賃公司必勝無疑,但實際上因為條款約定和訴請主張間的關系處理不當等問題,依然有融資租賃公司訴求未被全部支持的情況。

當承租人違約時,法律賦予了出租人選擇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或者要求合同加速到期支付全部租金的選擇權,理由是兩者的請求權基礎不一致,但是正是這種二擇一的選擇,在司法實踐中卻有很大困境,詳情請聽下文分解。

租金糾紛裁判規則

裁判規則一:有財產擔保的融資租賃合同經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合法有效。

裁判宗旨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執行有關問題的聯合通知》對于擔保合同可否辦理強制執行公證未明確規定。2008年中國公證協會頒布的《辦理具有強制執行效力債權文書公證及出具執行證書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公證協會意見》”)第二條規定,涉及第三人擔保的債權文書,擔保人(包括保證人、抵押人、出質人、反擔保人)承諾愿意接受強制執行的,擔保人應當向公證機構提出申請。

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含擔保的公證債權文書強制執行的批復》(最高院(2014)執他字第36號)中明確指出,現行法律、司法解釋并未對公證債權文書所附擔保協議的強制執行作出限制性規定,公證機構可以對附有擔保協議債權文書的真實性與合法性予以證明,并賦予強制執行效力。

該批復還明確了《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股權質押合同》、《抵押合同》、《保證合同》等合同可以辦理強制執行公證。因此,有擔保協議債權文書經公證可賦予強制執行效力。

裁判規則二:逾期利息和違約金均屬于違約行為的責任承擔方式,若兩項之和明顯高于原告實際遭受的損失,應予調整。

在融資租賃合同中,既約定逾期利息又約定其他違約金的,法院在認定承租人損失時,一般以逾期租金為基數來計算實際所遭受的損失。

1、案例檢索

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xx)寧執復3x號——上海國某公司申請執行某精細化公司、某石化集團、孫某公證債權案

2、案件簡介

2016年3月29日,某市公證處作出(20xx)xx第96號執行證書,確定執行標的:

(1)某精細化公司支付逾期租金及全部未付租金合計133102248.90元;

(2)某精細化公司支付遲延履行金13335285.91元及2016年2月23日起至執行給付款到上海國某公司賬戶之日止按每期遲延支付金額每日千分之一計算的遲延履行金;

(3)某精細化公司支付租賃物期末留購價100000元;

[1] [2] [3] [4] [5] [6] [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