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8年12月

地點:B高院

人物:X金租

線索:系爭租賃物(大數據中心、前店后庫、交易大棚、門房、配電室、消防建筑、綠化、地面硬化、圍墻、地面硬化)
案號:(2018)J民終276號

第一幕 緣起

系爭租賃物是否構成“融物”。

《融資租賃合同》附件一《租賃物清單》載明的租賃物為某交易市場公司位于某農產品交易市場內的系爭租賃物、氣調冷庫、氣調冷庫設備系統、變壓器配電系統、電動門、地磅等時載明了數量、評估價值、出廠時間、經濟使用年限、存放地點等。

一審法院認為,涉案《融資租賃合同》項下的標的物屬某交易市場公司的固定資產,真實存在,亦不屬于法律行政法規禁止融資租賃的標的物,故雙方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體現了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本質特征“融資”又“融物”,并非僅存在資金空轉,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

第二幕 升級

關鍵證據出場。

二審期間,一審被告提供評估公司《X項目資產評估預評報告》載明,房屋建筑物(包括價值為4200余萬元的系爭租賃物),機器設備(包括其他租賃物)評估價值、地磅27萬余元。

X金租認為該證據的提交已經超過舉證期限,不屬于二審新的證據,且不同意其中對房屋建筑物范圍的劃分;同時該證據也印證了,冷庫、鋼結構不是房屋建筑物,可以作為動產抵押。
第三幕 落槌

二審法院出場。

《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第五條規定:房屋等建筑物、構筑物所有權、建設用地使用權等不動產權利,依照本條例的規定辦理登記。本案中,《融資租賃合同》中的租賃物清單所載租賃物在名稱、面積、數量、價值上均與《X項目資產評估預評報告》載明內容一致。而在《X項目資產評估預評報告》中,將系爭租賃物列為房屋建筑物范圍。

結合前述關于不動產范圍的相關規定,本院認可《X項目資產評估預評報告》中對房屋建筑物的確定范圍。而本案中:

一是,X金租并未取得相關不動產的權利證明,權利并非發生轉讓。

二是,雖然部分租賃物為機器設備等動產,但不動產價值占據近主要份額,且簽約雙方是將不動產與動產作為租賃物整體進行轉讓,二者密不可分。

三是,X金租未能進一步提交證據證明其按照《融資租賃合同》的約定在受讓租賃物過程中從某交易市場公司取得了包括所有權憑證原件、租賃物買賣合同、銷售發票原件、租賃物保險憑證原件等能夠證明某交易市場公司擁有租賃物完整所有權的必要文件,說明交易雙方未有實際轉讓租賃物所有權的意愿。

綜上,X金租與某交易市場公司等僅有融資,沒有租賃,實為企業借貸合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