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2019年7月26日,四部委聯合印發《2019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提到要“大力發展股權融資”“按照投資者適當性原則,有序促進社會儲蓄轉化為股權投資,拓寬企業資本補充渠道;鼓勵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等多元化投資主體發展,豐富股權融資市場投資者群體”。根據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6月末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余額占全社會融資存量規模分別為3.7%、3.8%、3.5%和3.3%,股權融資增長乏力且有下降趨勢,股權融資缺位已成為我國貨幣政策傳導、企業降杠桿、融資降成本、科創企業及民營企業發展,甚至國有金融資本補充中的嚴重制約因素。

從金融租賃行業來看,經過近12年的發展,我國金融租賃公司已有70家,總資產達到3萬億元左右,整體規模較大,管理比較規范,風控理念先進,資產質量較好,已成為我國融資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與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等其他金融業態相比,目前僅有金融租賃公司無法進入股權融資領域。基于金融租賃公司的行業現狀和經營特點,其具備進入股權融資領域的法律基礎和經營基礎,可以作為“多元化投資主體”之一,成為股權投資的生力軍,金融租賃公司發展股權融資正當時。

金融租賃公司進入股權融資領域具備較好的法律邏輯起點

《公司法》關于股東可以實物出資的規定以及《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以下簡稱《金租辦法》)關于金融租賃公司可以持有物權的規定,為金融租賃公司進入股權融資領域提供了法律基礎和條件。根據《金租辦法》第32條“金融租賃公司應當合法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第36條“金融租賃公司應當建立健全租賃物價值評估和定價體系,根據租賃物的價值、其他成本和合理利潤等確定租金水平”。同時,根據《公司法》第27條“股東可以用貨幣出資,也可以用實物、知識產權、土地使用權等可以用貨幣估價并可以依法轉讓的非貨幣財產作價出資”;第28條“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金融租賃公司開展業務中擁有大量租賃物實務物權,這就為其以實物向企業出資從而進入股權融資領域創造了先天的條件。

金融租賃公司進入股權融資領域的優勢及初步產品設想

金融租賃公司憑借股東背景及“融資+融物”的典型特征,與其他股權融資形式相比存在明顯優勢。一是金融租賃公司作為設備出租方,在實物出資方面擁有較其他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