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提高利率傳導效率,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2019年8月17日,人民銀行發布2019年第15號公告(以下簡稱“15號公告”),決定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明確:各銀行應在新發放的貸款中主要參考LPR定價,并在浮動利率貸款合同中采用LPR作為定價基準。存量貸款的利率仍按原合同約定執行。各銀行不得通過協同行為以任何形式設定貸款利率定價的隱性下限。LPR應用情況納入MPA考核。

利率市場化進程又邁出重要一步,目前仍是以類信貸業務為主的金融租賃公司應如何適應貸款新錨成為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

自1996年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放開以來,中國利率市場化進程已走過23年,取得了許多階段性成果。但錨定官方基準利率的存貸款利率和供求關系決定的市場化利率依然并存,銀行沒有動力提高風險偏好和管理難度,低成本資金主要流向國企、平臺、同業等,由此導致的金融企業存款同業化、信貸資源脫實就虛、資金空轉、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依然顯著,雙軌制是利率市場化進程中必須啃掉的“硬骨頭”。近日,央行發布公告決定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機制,采用LPR作為貸款定價基準,以融資租賃等類信貸業務為主金融租賃公司較傳統商業銀行在利率走勢研判能力、風險識別和資產定價能力乃至信息系統配套等各方面都有較大差距。這也倒逼金融租賃公司盡快補足短板,為后續利率完全市場化做好準備。
一、貸款利率市場化歷程回顧
利率雙軌制來源于我國利率體系構成,總體上,我國利率體系可分為兩大類,即政策利率和市場利率,前者主要包括貸款類利率(存貸款基準利率、SLF、MLF等)、再貼現利率、央票利率、準備金率等;后者主要包回購利率(DR、FDR等)、拆借利率(IBO、SHIBOR等)、交易所利率、存貸款利率(LPR和實際的存貸款利率)、標準化債權利率等。利率市場化就是利率決策權逐步交給金融機構,由金融機構根據自身資金狀況和市場判斷自行決定利率水平的過程。即存貸款利率浮動空間不斷放開,錨定基準由政策利率向市場利率轉換的過程。針對與金租行業密切相關的貸款利率市場化,筆者認為可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基準有限浮動階段(1993年-2013年):1993年,黨的十四大《關于金融體制改革的決定》提出,“我國利率改革的長遠目標是建立以市場資金供求為基礎,以中央銀行基準利率為調控核心,由市場資金供求決定各種利率水平的市場利率體系”;同年,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