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2019年下半年,上海高院發布了《2014-2018年上海法院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審判情況通報》(簡稱"《審判情況通報》")。2014-2018年,全市法院共受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審案件16,055件,收案數量呈歷年增長態勢。對上海超過2200家的融資租賃公司,這個情況都值得引起警醒。

融資租賃違約案件一旦發生,融資租賃公司往往要和其他債權人"賽跑",以最快速度保全承租人、保證人的財產,取得保全財產和抵押物的"首封"權等。實現"首封"不僅意味著獲得被保全財產的處置權,在被保全財產所屬企業未破產的情況下,查封的先后順序還意味著普通債權的清償順序。因此三步組合拳的第一步肯定是"快",要做到融資租賃違約案件發生時能快速行動,有4大關鍵點:

一檢討融資租賃合同中的加速到期條款

通常融資租賃合同中就承租人違約時的加速到期條款約定:"承租人一旦違約,融資租賃公司有權通知承租人,宣布融資租賃項下的債權立即全部到期"。該約定其實并不是融資租賃公司的法定義務,也即,為了實現違約案件發生時的"快",該約定應改為,"承租人一旦違約,除非融資租賃公司出具書面豁免,融資租賃項下的債權即全部到期,無須融資租賃公司另行通知承租人"。如此約定,在違約案件發生時,不僅可以不打草驚蛇,還可以以最快速度啟動司法催收程序。

二檢討融資租賃合同中的管轄條款

根據《審判情況通報》,上海地區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呈現出集中于融資租賃公司所在地的特征;在此情況下,如果只能選擇案例處理壓力比較大的人民法院,則可能影響案件處理的效率。

因此,對于將管轄地約定在融資租賃公司所在地的融資租賃合同,應改為約定靈活的、不對稱的管轄。所謂靈活,即一旦發生承租人違約,融資租賃公司可在多個有管轄權的法院中,選擇當時情形下最有利于催收的法院進行管轄。為實現靈活管轄,合同中應約定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人民法院均有管轄權。其中,合同簽訂地大有文章可作,因其指的不是實際的合同簽訂地,可是合同載明的合同簽訂地,因此通過合同載明簽訂地,可以將管轄權放在融資租賃公司任何希望去的法院。

所謂不對稱指的是,在不限制融資租賃公司向上述有管轄權的法院起訴的前提下,限制承租人或保證人可以起訴的法院,如限制在融資租賃公司所在地法院,以便在承租人或保證人起訴時將融資租賃公司的應訴成本降至最低。
三檢討融資租賃合同中的送達條款
根據《審判情況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