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資產管理一般從項目起租開始,到租期結束退出,涉及融資租賃項目全過程,承擔著“防風險、促收益、助融資”的使命,隨著租賃公司資產規模的逐步擴大,融資租賃“踩雷”事件的頻繁發生,租賃公司的資產管理問題逐漸得到行業的重視,采取何種資產管理模式才能最大化防控風險成為租賃資產管理的當務之急。作為產業系租賃公司,產融結合是其核心競爭力,核心企業代表了產業鏈的信用水平和風險程度,構建以信用主體為核心的資產管理體系,抓大放小、剛柔并濟,可以在保持客戶粘性、符合保理銀行準入的基礎上,最大化的防控經營風險,實現公司的可持續發展。

一、資產管理主要任務是收取租金等常規事項,普遍不受重視

我國融資租賃業務普遍是售后回租的類信貸業務,許多融資租賃公司不重視資產管理環節,將資產管理視為可有可無、流于形式走過場,也由于資產管理涉及的環節較多,而這些工作多為瑣碎的常規性事項,如資產回訪,租金催收等,不直接創造價值,資產管理在租賃公司地位不高。其次,由于普遍是售后回租,租賃物只是合規性要求,一旦出險,租賃物難以成為抵御風險的依托所在,在處置風險時,和其他債務人并無兩樣,因此,資產管理部門更多的精力放在不良處置;此外,我國融資租賃快速發展也就是近幾年的事情,融資租賃公司成立時間較短,在公司成立之初,公司的主要任務是獲取項目、籌措資金,項目投放及融資是租賃公司的主要任務,受資產規模小、信用出險少等原因,資產管理得不到租賃公司高層的重視。由于對租賃資產的重視程度不夠,有些租賃公司并未設置獨立的資產管理部門,也常常擦邊球、游走在灰色地帶,時不時受到監管部門處罰,處罰既有融資、投資違規,也有經營管理規范性等問題。

二、售后回租為主,資產管理很難“促收益”,“助融資”也是簡單客戶關系維護

國際上,融資租賃行業主要服務于制造業及貿易行業,除了利差(杠桿)外,租賃公司普遍參與到設備的流轉環節,租賃資產管理是其重要的商業模式及收益來源;而我國,普遍是售后回租、類信貸的商業模式,融資租賃主要商業模式在于利差(或變相的利差),其他增值服務很少,租賃資產管理很少直接創造價值,主要承擔租后風險管理職責,承擔著租賃合同的維護。

融資租賃主要資金來源于銀行保理,銀行保理除了要求承租人的資信符合準入要求外,一般要求租賃物符合融資租賃政策的要求,需要有一定的流動性、可變現性、保值性,而這些要求是否得到滿足,基本上在租賃項目準入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