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九民紀要”)就民商事審判中前言疑難爭議問題統一了裁判思路。其中部分問題對于商業保理公司有著重要的影響。本文就九民紀要中對于商業保理公司有著重要影響的部分作出如下簡單解讀,供行業內各位參考批評:

一、擔保問題

01、擔保效力問題

由資信較強的主體為商業保理公司的保理融資債權或受讓的應收賬款債權做擔保的,系保理公司敘作保理業務的重要風控手段,因此,擔保合同合法生效系保理公司需要重點關注的內容。幾個月前,本文作者根據最高院民二庭法官會議紀要的精神,專門撰寫了一篇關于公司擔保效力的文章,此次九民紀要承襲了民二庭法官會議紀要的觀點,在本文中,作者不再贅述理論問題,僅就實操細節歸納如下:

若擔保方系為母公司或實際控制人做擔保的,必須由股東會或股東大會作出決議;
若擔保方系為非母公司或實際控制人做擔保的,應當審查擔保方的公司章程,根據章程規定,要求出具內部決議(若無明確規定的,可以僅要求董事會作出決議);
要求擔保方提供了決議的,應當根據章程的規定,審核決議的同意決議人數及所代表的表決權的數量是否滿足章程的規定;
若擔保方系以提供擔保為主營業務的擔保公司、開具保函的銀行或非銀行金融機構、擔保方為直接或間接控制的公司提供擔保、擔保方與債務人之間互相擔保、擔保合同系單獨或者共同持有公司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簽字同意的,在以上情況下,無需提供內部決議。
債務加入、差額補足等實質上有擔保效果的約定,也需類比上述規定,要求出具內部決議。

02、循環保理業務擔保問題

在部分保理公司業務中,可能存在第一份保理合同到期后,應收賬款債務人尚未償還應收賬款,且保理申請人未履行回購義務的,保理公司與保理申請人另行簽署一份保理合同,受讓另一筆應收賬款,并將保理融資期限延長至后續受讓的應收賬款到期日,以延緩還款時間。值得注意的是,在這種情形下,若簽一份保理合同中已經簽署擔保合同的,應當另行就后續簽署的保理合同重新簽署擔保合同,若涉及到登記的,應當重新進行登記,以確保擔保仍然有效。

03、多個擔保人的情形

若存在多個擔保人的,且多個擔保人均提供保證擔保的,由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中明確約定各保證人之間的追償權,因此建議在擔保合同中明確約定,若保理公司放棄對某一個保證人的擔保權利時,其他保證人仍然在保證合同約定的范圍內承擔擔保義務。

若債務人自身提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