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對于地方平臺來說,租賃這些債務他們都是認可的,但償還順序要排在債券、信托之后,而且可能要展期和降低利率。”

12月6日,呼和浩特經濟開發區投資開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呼經開城投”)的“16呼和經開PN001”未按時兌付,整個金融市場再度陷入“城投信仰還在么”的爭議中。

事實上,呼經開城投此前已有其他的融資租賃債務發生逾期,并與融資租賃公司對簿公堂。

這并非孤例。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私募、信托等產品逾期違約已不鮮見,租賃融資違約逾期現象更是普遍。

“租賃違約無人問,債券逾期天下知。”呼經開城投發出“16呼和經開PN001”逾期公告后,融資租賃行業發出這樣的感嘆。

一位融資租賃行業資深人士李葉(化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融資租賃行業中有一部分是實質上的套利行為,很多銀行、信托業務不會覆蓋到較為偏遠的地區,當地政府平臺借道租賃融資,近兩年這類融資頻繁出現逾期,有一些逾期都半年以上。“對于地方平臺來說,這些債務他們都是認可的,但償還順序要排在債券、信托之后,而且可能要展期和降低利率。”

43號文之后,這種做法有所增多。具體形式上,地方平臺用學校、醫院、城建設施等作為底層資產,以售后回租模式向租賃公司融資,同時由政府一級平臺為交易提供擔保,資金交由當地政府平臺使用,此類融資形式的資金賬戶監管一般較為寬松。

融資租賃集體要債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裁判文書網上看到,今年以來有多起融資租賃公司起訴地方平臺并要求凍結資產的案例。

比如上文提到的呼經開城投,國藥控股(中國)融資租賃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國藥租賃”)于今年初以融資租賃合同糾紛起訴呼經開城投,法院于2019年1月24日立案,6月28日申請撤銷。

無獨有偶,奧克斯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奧克斯租賃”)也對多家地方城投平臺提起訴訟,并申請財產保全。比如今年3月4日,其請求凍結錫林浩特市給排水有限責任公司、錫林浩特市晨輝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的銀行存款4.5億元、扣押相應價值財產。奧克斯租賃還與汝州市、耒陽市、平果縣等地的醫院、城投平臺有類似訴訟和財產凍結請求。

李葉告訴記者,很多開展了這類業務的融資租賃公司目前都遭遇了逾期,集體去向地方政府“要債”,“有些地方平臺甚至同時被20多家融資租賃公司上門要債”。

李葉介紹,這種模式已操作數年,頗為常見。具體做法上略有不同,最為常見的是租賃公司直接找銀行融資,銀行按照應收租賃款保理的業務形式放款;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