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多年保持快速增長的金融租賃,自2018年開始出現資產規模增長放緩的態勢。與此同時,承租人違約訴訟的數量、違約標的規模開始出現攀升。在2019年底,金融租賃行業中又出現一波承租人違約高峰。
有金融租賃從業者告訴記者,“年內公司內部最重要的工作任務便是債權催收和處置不良資產。”

近日,∗ST猛獅(猛獅科技,002684.SZ)發布新增訴訟事項公告稱,因全資子公司湖北猛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猛獅”)未能依約支付租金,華融金融租賃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向湖北猛獅以及猛獅科技等五名被告方提起訴訟,涉及訴訟標的共1.94億元。
無獨有偶,匯源果汁因未履行與民生金融租賃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中被判定的給付義務,朱新禮收到限制消費令。
記者梳理金融租賃公司涉及到的訴訟案件發現,金融租賃公司在2018~2019年涉及訴訟數量和規模的增加非常顯著。如華融金融租賃2017年為99起訴訟,2018年為215起;民生金融租賃2017年為111起,2018年154起,2019年為256起,案由多是因承租人的租金違約。

承租人違約頻現:存量債務到期 風險暴露

根據∗ST猛獅公告,2018年1月華融金融租賃與湖北猛獅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及相關補充合同,并由猛獅科技等五位被告承擔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因湖北猛獅未能依約支付租金,其他五位被告亦未按約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華融金融租賃提起訴訟。
根據請求判令可知,原告租金約1.89億元、名義貨價431.71萬元、違約金62.735萬元(違約金按每日萬分之八暫計算至2019年8月26日,2019年8月27日起至實際清償日止的違約金按每日萬分之八另行計算),三項合計約1.9435億元;截至公告日,上述案件尚未開庭審理。

該訴訟僅是近期金融租賃公司遭遇違約事件的冰山一角。目前仍在破產重組中的丹東港集團,在近日公布的重整方案中,華融金融租賃申報債權2億元。
11月11日,∗ST升達(002259.SZ)公布華融金融租賃訴榆林金源、米脂綠源、升達林業、陜西綠源、升達集團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的最新進展,該案涉及3.8億元標的,現已判決生效,正在執行中。
梳理華融金融租賃在2019年涉及到的訴訟案可以看到,訴訟標的規模超20億元,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國企等大型企業。
截至記者發稿時,華融金融租賃方面未回復關于承租人租金違約的原因。

租賃行業資深從業者龍駒寨對記者表示,“導致金融租賃公司違約訴訟增加的原因有幾個方面,一是租賃業務總量增加,進而訴訟增加;二是經濟下行的現狀下,承租人

[1] [2] [3]  下一頁